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金榕奖”网络投票参与人数创新高
发布时间:2015/7/2   文章来源:   作者:   人气指数:848
                                              “金榕奖”网络投票参与人数创新高

   作为第四届中国(广州)国际金融交易·博览会的重要组成部分,2015年南方金融峰会暨“金榕奖”颁奖典礼于6月26日上午在金交会展馆举行。活动现场座无虚席,来自省直、市直金融机构和金融企业的“金榕奖”获奖代表等数百位嘉宾汇聚一堂。
  来自广东省、广州市相关金融主管部门领导亲临现场,与主办方一起为获得2015南方金融年度大奖—“金榕奖”十大类奖项的获奖个人与企业代表进行颁奖。本届活动还邀请了来自北京、上海、广东的知名经济专家,为现场观众分享最新研究成果,并为广东自贸试验区获批背景下的新一轮金融改革与创新出谋划策。
  南方日报记者 牛思远
  现场
  金融主管部门领导齐聚峰会
  本届峰会以“新机遇 新金融”为主题,仍由南方日报社联手“金交会”组委会主办,并得到了广东金融学院的学术支持。2015南方金融年度大奖—“金榕奖”共评选出十大类奖项,评奖范围涵盖了过去一年来积极推动广东金融发展的优秀金融机构、金融精英及金融创新产品等。
  广东省金融办主任刘文通、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曲延玲、广东银监局纪委书记吴惊龙、广东证监局副局长罗卫、广东保监局党委委员、局长助理尹江鳌、广州市金融工作局副巡视员陈平等来自政府主管部门的领导均亲临现场,并为“金榕奖”各大奖项的获奖者颁奖。
  南方日报社总编辑王更辉,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丘克军等主办方领导,也一同出席峰会,并为“金榕奖”获奖者颁奖。
  建言
  为自贸区金融创新出谋划策
  王更辉在致辞中表示,今年4月,广东自贸试验区正式挂牌,吹响了新一轮金融创新的号角,为我省金融创新开辟了广阔前景。作为省委机关报和华南主流政经大报,《南方日报》一直不遗余力为广东金融强省建设和广州区域金融中心建设鼓与呼,积极搭建沟通与交流平台,集纳社会各界的真知灼见。举办本次活动,正是希望藉此汇集各方智慧,为自贸区新机遇下广东经济发展和金融改革创新建言献策。同时,对去年南粤大地涌现出的金融界优秀企业、金融领域的领导者和金融创新的成果予以表彰,见证广东金融业创新发展的可喜变化。
  据悉,今年以来,《南方日报》围绕广东金融改革创新大局,把握广东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广东自贸试验区挂牌、“金交会”召开等重要新闻节点,推出“广东自贸区观察”、“聚焦金交会 自贸区新机遇”、“聚焦金交会 普惠金融探访”、“金交会一册通”等重磅报道,在业界产生较大反响。
  本届南方金融峰会,主办方还专门邀请到了北京大学环境资源与产业经济学系主任、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曹和平,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世界经济与贸易系副主任、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秘书长陈波,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林江等来自北京、上海、广东的知名经济专家,为现场观众分享自己在金融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并为广东自贸试验区获批背景下的新一轮金融改革与创新出谋划策。
  人气
  “金榕奖”网络热度创新高
  本届“金榕奖”评选共设置了十大奖项,分别为:南方金融年度领导力大奖、南方金融菁英年度大奖、年度最佳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商、年度金融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最受消费者信赖金融品牌、年度互联网金融创新大奖、年度最具竞争力金融创新产品、年度最佳金融营销创意奖、年度金融企业形象(公益)宣传片、第四届中国(广州)国际金融交易·博览会突出贡献奖。
  据主办方介绍,今年的“金榕奖”评选机构报名参评踊跃,十大类奖项共收到来自银行、保险、券商、基金公司、互联网金融企业、投资控股公司、融资担保公司、信托公司、股权交易所等100多个报名参评项目,成为具有广泛认知性和社会参与度的金融界盛会。
  网络投票环节的投票总参与人数更是再创新高,在去年高达119万人次的基础上,今年网络投票总参与人数达到约288万,再次体现了“金榕奖”在金融界巨大的知名度和社会参与度。
  2015“金榕奖”颁奖环节中,最受关注的“南方金融年度领导力大奖”和“南方金融菁英年度大奖”各有两位获奖者。其中,“南方金融年度领导力大奖”颁发给了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欧阳西、民生银行广州分行行长邱尚启;“南方金融菁英年度大奖”的获奖者则是中国人寿广州市分公司总经理刘诚,广东省黄金协会副会长、广州京鑫贵金属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志刚。
  专家建言
  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世界经济与贸易系副主任、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秘书长陈波:
  如果有谁希望了解国家宏观的改革方向,只要去自贸试验区看看就知道,改革不仅仅是口号。现在许多宏观经济政策,尤其是金融方面的试点改革,都是在上海自贸试验区做过试验才向其他地方进行推广。在自贸试验区内,我们改革的是金融和法律。如今金融自由化程度越来越高,我很高兴现在自贸试验区的改革沿着这样的路线在走。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林江:
  广东能不能做出上海还没有做成的事?广东跟上海相比我们的优势在哪里?我认为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是我们的优势,上海没多少民营企业,这就是我们的优势。关键在于我们有没有把机制创新和珠三角地区庞大的民营企业结合起来,这就是能不能通过自贸试验区的平台把它连接起来的问题。
  北京大学环境资源与产业经济学系主任、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曹和平:
  几年前,大家对自贸试验区的讨论非常激烈,认为它不可能建成,如今它已经多点开花。就自贸试验区建设而言,我认为,如果仅仅是储蓄、贷款、金融业就业等指标领先,不代表一个地方就成了金融中心。只有当一个地方获得资金的成本、交易成本比其他地方低时,才有成为金融中心的条件。要建成金融中心,必须做两件事情,其一是金融资源的动员—这是一级市场的内容;其二则是金融资源的流转或贸易,这是二级市场的内容。
  “自贸区全方位探索现代体制”
  今年,在国家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全省上下的共同努力下,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获批,支持南沙金融创新“15条”落地,广东金融强省建设再获新动力。26日,在本届金交会重磅大戏之一的“新机遇 新金融—2015年南方金融峰会”暨第四届“金榕奖”颁奖典礼上,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的专家学者聚焦自贸试验区金融创新,纵论自贸试验区给上海、广东等地带来的新机遇和新时代。多位与会嘉宾纷纷表示,本次峰会用高端、专业的视角透析了自贸试验区金融发展的清晰脉络,为广东自贸试验区建设提供了详细的方向指引,堪称本届金交会的点睛之笔。
  自贸区
  不是传统通关便利化自贸区
  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世界经济与贸易系副主任、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秘书长陈波在演讲中分享了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与金融改革的经验。陈波认为,目前上海、广东、天津、福建等地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实际上是自由经济区的概念”,因为这些地区的金融和法律得到了改革,最终实现金融自由化,这远比传统意义上的自由贸易区深刻。
  他在演讲中指出,上海自贸试验区有五个改革方向,其中包括市场经济法制化,即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环境安全标准达到国际标准等;同时,还有政府职能转变,即事中事后监管和竞争中立等;以及货物贸易便利化,即全面实现商品自由流动等;还有,服务贸易开放,即全面开放服务业准入等;最后,是金融开放,即全面开放金融业和资本项目。“从上述五点,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并不是传统的‘通关便利化’的自贸区(FTA),而是正在全方位对现代体制进行探索。”
  除此之外,陈波还特别介绍道,上海自贸试验区建立已将近两年,去年12月26日,又加入了上海陆家嘴(金融)、金桥(出口加工)和张江(高科技)三个区域,现在的总面积为120.72平方公里。值得一提的是,这块区域的面积不到浦东新区总面积的1/10,但是却聚集了浦东新区75%的产业,可谓高度聚集。
  在服务实体经济基础上
  发展金融业
  谈到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建设,陈波认为,广东历来是敢为天下先的地区,一直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在金融改革方面,中央对广东给予放松的力度和上海自贸试验区完全相同,我认为上海的经验并不需要广东来学习,而是给广东作为借鉴的。”
  陈波说:“前海的金融、经济很好,但是为什么看到的数据上仍有更多待发展的空间?”在演讲中,陈波指出,在广东自贸试验区成立以前,前海拥有更多的金融服务企业,而非实体经济企业,金融服务没有依托,自然无法壮大。不过,随着广东自贸试验区的设立,前海等平台所能辐射的实体经济面积更加大,可以更好地发挥其改革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金融支持(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意见》出台,总体原则即是金融改革需为实体经济服务,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实现风险可控。陈波认为,广东自贸试验区也需遵循这一原则,在服务实体经济的基础上更好地发展金融业。
  无独有偶,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林江也指出,现代服务业的快速发展为上海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提供了基础,但上海自贸试验区所做的创新力度还不够,广东可以在学习的同时探索做上海也没做成的事。“为什么中央会选择上海作为全国第一个自贸试验区,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上海在现代服务业方面在全国是最领先的。”
  广东优势
  在于庞大的民营经济基础
  林江认为,广东与上海相比,“很重要的一点在于珠三角地区庞大的民营企业”。上海以国企和外资企业为主,并没有多少民营企业,而国企、外企相比民营企业来说,推动创新和改革压力重重,而企业作为创新的主题,民营企业应该是一个重要的载体。
  “我们把自贸试验区比喻为一个实验室,推出的各种政策就是实验室的章程,也不缺专家,现在就是要把愿意做‘白老鼠’的企业抓住。我们既然要做金融创新、机制创新的实验,实验的产品、服务推出来就需要有‘白老鼠’去实验,而在上海就没有多少企业愿意去做‘白老鼠’,因为国企和外企不缺资金。所以这是我们有机会超越上海的一点。”林江强调,关键在于要建设城府和企业对话的平台,通过自贸试验区的平台将机制创新和广东庞大的民营企业结合起来。
  林江表示,现在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几大片区都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创新力度仍然不够,比如目前南沙金融改革有四个部分,第一是金融机构,第二是金融市场,第三是粤港金融合作,第四是保障措施等,但事实上现在南沙并不缺金融机构,缺乏的是金融机制,现在金融机构的总部要么在北上要么在上海,不会考虑广州更不会考虑南沙,既然引总部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做的就是金融创新。他认为,距离南沙很近的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拥有十分成熟的金融机制、法律、资源和人才,应当将这些引入到南沙,拿到南沙来用,同时通过南沙更好地连接香港和珠三角,这才是广东的优势所在。

“自贸试验区还需要作出突破的就是特色金融。”林江指出,上海的特色在于服务业发达,而广州我们要做有特色的金融,就要在航运金融方面有突破,对于广州来说,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将成为重点,而航运金融有突破对建设国际航运中心又有一个助推的作用。
  北京大学环境资源与产业经济学系主任、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曹和平认为,要建成金融中心,必须做两件事情,其一是金融资源的动员,其二则是金融资源的流转或贸易。

http://news.163.com/15/0627/08/AT3QDO2100014AED.html
广州京鑫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 020-87684166 020-31393989 020-85812066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先烈中路81号42栋319室
网站支持:哈尔滨工业大学ASP软件技术小组   粤ICP备06040367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